Monday, July 27, 2009

Antellus Considering Dropping Amazon Kindle Ebooks From Its Product Catalog

Antellus, an independent publisher and seller of science fantasy adventure and nonfiction books on related subjects, has a tough choice to make concerning Kindle products in its catalog.

"A conflict of interest has arisen between Data Text Platform, Amazon's ereader publishing engine, and Antellus," author and CEO Theresa M. Moore said. "Books which had been published as ebook editions for the Kindle format, and retired to make room for new and updated editions with new ASINs, are being sold even after they were marked retired and taken off line. DTP has not explained why it also has chosen to park the new images on the old catalog listings and in other ways made the new editions unsellable. Emails to their feedback address has not produced any real results. The practical effect is that Antellus will not lose anything by switching to other ereaders to continue its product offerings in other formats."

A further consideration is the slow transition on the part of Kindle to a color format, while other ereader platforms have already exceeded that expectation. Ms. Moore is also entertaining the notion of calling for a boycott of Amazon by other publishers not satisfied with Amazon's seller agreement, which allows Amazon to modify and/or sell books from its suppliers in whatever format it chooses at its own discretion. This spells a dangerous situation for authors and publishers wanting to take advantage of the Amazon marketplace. Its vastness allows for mistakes and fundamental errors in accounting for sales and other issues; both for the consumer and for the seller.

Antellus offers its books only from its own web site and affiliate partners, including Lulu, Bards and Sages, Amazon Kindle, Scribd and Smashwords. Antellus also offers a 30 day money back guarantee on books returned for defects and damages as long as they are returned to the publisher, not the printer. There are no refunds for ebooks.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Antellus and the author, visit our web site: http://www.antellus.com.

5 comments:

無敵數鈔機 said...

老年人的好朋友—心安居家看護中心
「心安居家看護中心」是照護老人的好朋友,是陪伴家人的好幫手。近年來由於人口老化與社會經濟型態變遷等因素的影響,家庭能提供的照顧能力逐漸減少,當病患住院而其家屬難以獨力照顧時,家庭選擇僱用「看護」來協助家屬陪伴與照顧病患,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在昔日,只有富有人家才有能力將家務和帶小孩的繁雜工作假手於幫傭的本地中年婦女,而今,請女傭是最好的解決方案。像其他發達國家,在我國許多家庭,尤其是華裔家庭,只要家庭收入在三千零幾以上的夫婦,都可申請聘用外國女傭,把家務和孩子交給她們帶,或照顧年長的老人家,自己又能專注在工作和其他事務,可謂一舉數得。
在台灣許多醫院護理人力相當吃緊的情況下,看護成為醫療照護體系中相當重要的補充性照顧人力。隨著社會中照顧需求的增加,像看護這樣的照顧工作,吸引許多勞動市場弱勢群體的投入,其中以已婚、中高齡、就業競爭能力較低的女性為主要的人力來源。目前醫院看護就業的方式多是先加入如看護中心、勞動合作社等人力仲介組織,醫院透過勞務採購招標,將病患照顧人力管理委外經營,承攬醫院業務的人力仲介單位再將旗下人力引介為家屬雇用。
根據全民健康保險局資料顯示,老人罹患疾病一般在醫療院所住院治療,平均住院天數僅5-12天,最多延至15天,即被『醫師准許』返家繼續療養,老人返家後,不僅造成折衷家庭照護人力莫大負擔,照顧者亦缺乏專業照護經驗,於照顧過程中倍感挫折與壓力。故對罹患慢性疾病長輩而言,即需一個專業的照護機構。
生活在『家』中,對老人家是有著特殊意義的。它代表著可以見到長久以來熟悉的老朋友、有喜愛的小吃與生活活動,連長期使用的傢具都充滿著回憶。「心安居家看護中心」提供您所需要的彈性服務,讓長輩能夠維持原有的生活方式、更獨立自主的活出自我。
銀髮族常需要的『陪伴就醫』服務,透過訓練過的服務人員,「心安居家看護中心」能夠跟醫療從業人員做完整的溝通與記錄,協助長輩充分表達身體狀況以及記錄醫囑、用藥,讓子女不用擔心請假問題,但又能夠掌握父母的健康。而平常在家中,更能協助記錄生活點滴、長輩的身體狀況、營養情形,為您的長輩做一個健康的守護者。


看護居家看護醫院看護看護中心看護居家看護醫院看護看護中心>>>參考網站

無敵數鈔機 said...

外籍看護 可自由進醫院
【聯合報/記者許麗珍/台北報導】
個人聘雇的外籍家庭看護工,可自由進出醫療院所,隨侍照料原本看護的病患,不再受時間、次數限制;若看護對象是在養護機構,則要先申請,外籍看護才能跟著,勞委會的新措施預估有十五萬四千多人受惠。不過,殘障聯盟副秘書長王幼玲表示,此項新措施了無新意,因為去年八月以前,根本沒有限制外籍看護不得到醫院內照顧病患,雇主只要個案申請即可,勞委會只是在去年禁止後又開放。
勞委會在去年八月下令雇主只能讓外籍看護到醫療院所的急性一般病床或急診觀察病床照料受看護的病人,期限三個月;另外完全禁止外籍看護到養護機構照顧受看護病人。
禁令一出民怨四起,家屬抱怨多數病患有慢性病需往返醫院、住院或復健,外籍看護不能隨侍在側,家屬卻得另外花錢請醫院內的本勞看護,麻煩又多花錢,否則家人就得親自到醫院照顧;殘障者則表示,此規定無異是「外籍看護禁足條款」。
勞委會因此重新決定放寬,讓外籍看護可自由陪同病患進出醫院。
養護機構部分,也適度開放外籍看護,可到醫療院所附設的護理之家、慢性病床、呼吸照顧病床,照料被看護者,但須事先申請,每次申請以兩個月為限,期滿後可延長申請,但一年內累計不超過六個月。勞委會官員表示,此舉是為避免外籍看護被當成「人頭」,或被不當利用照顧機構內的其他病患。


看護居家看護醫院看護看護中心看護居家看護醫院看護看護中心>>>參考網站

無敵數鈔機 said...

老年人的好朋友—心安居家看護中心
「心安居家看護中心」是照護老人的好朋友,是陪伴家人的好幫手。近年來由於人口老化與社會經濟型態變遷等因素的影響,家庭能提供的照顧能力逐漸減少,當病患住院而其家屬難以獨力照顧時,家庭選擇僱用「看護」來協助家屬陪伴與照顧病患,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在昔日,只有富有人家才有能力將家務和帶小孩的繁雜工作假手於幫傭的本地中年婦女,而今,請女傭是最好的解決方案。像其他發達國家,在我國許多家庭,尤其是華裔家庭,只要家庭收入在三千零幾以上的夫婦,都可申請聘用外國女傭,把家務和孩子交給她們帶,或照顧年長的老人家,自己又能專注在工作和其他事務,可謂一舉數得。
在台灣許多醫院護理人力相當吃緊的情況下,看護成為醫療照護體系中相當重要的補充性照顧人力。隨著社會中照顧需求的增加,像看護這樣的照顧工作,吸引許多勞動市場弱勢群體的投入,其中以已婚、中高齡、就業競爭能力較低的女性為主要的人力來源。目前醫院看護就業的方式多是先加入如看護中心、勞動合作社等人力仲介組織,醫院透過勞務採購招標,將病患照顧人力管理委外經營,承攬醫院業務的人力仲介單位再將旗下人力引介為家屬雇用。
根據全民健康保險局資料顯示,老人罹患疾病一般在醫療院所住院治療,平均住院天數僅5-12天,最多延至15天,即被『醫師准許』返家繼續療養,老人返家後,不僅造成折衷家庭照護人力莫大負擔,照顧者亦缺乏專業照護經驗,於照顧過程中倍感挫折與壓力。故對罹患慢性疾病長輩而言,即需一個專業的照護機構。
生活在『家』中,對老人家是有著特殊意義的。它代表著可以見到長久以來熟悉的老朋友、有喜愛的小吃與生活活動,連長期使用的傢具都充滿著回憶。「心安居家看護中心」提供您所需要的彈性服務,讓長輩能夠維持原有的生活方式、更獨立自主的活出自我。
銀髮族常需要的『陪伴就醫』服務,透過訓練過的服務人員,「心安居家看護中心」能夠跟醫療從業人員做完整的溝通與記錄,協助長輩充分表達身體狀況以及記錄醫囑、用藥,讓子女不用擔心請假問題,但又能夠掌握父母的健康。而平常在家中,更能協助記錄生活點滴、長輩的身體狀況、營養情形,為您的長輩做一個健康的守護者。


看護居家看護醫院看護看護中心看護居家看護醫院看護看護中心>>>參考網站

無敵數鈔機 said...

外籍看護 可自由進醫院
【聯合報/記者許麗珍/台北報導】
個人聘雇的外籍家庭看護工,可自由進出醫療院所,隨侍照料原本看護的病患,不再受時間、次數限制;若看護對象是在養護機構,則要先申請,外籍看護才能跟著,勞委會的新措施預估有十五萬四千多人受惠。不過,殘障聯盟副秘書長王幼玲表示,此項新措施了無新意,因為去年八月以前,根本沒有限制外籍看護不得到醫院內照顧病患,雇主只要個案申請即可,勞委會只是在去年禁止後又開放。
勞委會在去年八月下令雇主只能讓外籍看護到醫療院所的急性一般病床或急診觀察病床照料受看護的病人,期限三個月;另外完全禁止外籍看護到養護機構照顧受看護病人。
禁令一出民怨四起,家屬抱怨多數病患有慢性病需往返醫院、住院或復健,外籍看護不能隨侍在側,家屬卻得另外花錢請醫院內的本勞看護,麻煩又多花錢,否則家人就得親自到醫院照顧;殘障者則表示,此規定無異是「外籍看護禁足條款」。
勞委會因此重新決定放寬,讓外籍看護可自由陪同病患進出醫院。
養護機構部分,也適度開放外籍看護,可到醫療院所附設的護理之家、慢性病床、呼吸照顧病床,照料被看護者,但須事先申請,每次申請以兩個月為限,期滿後可延長申請,但一年內累計不超過六個月。勞委會官員表示,此舉是為避免外籍看護被當成「人頭」,或被不當利用照顧機構內的其他病患。


看護居家看護醫院看護看護中心看護居家看護醫院看護看護中心>>>參考網站

無敵數鈔機 said...

家屬指控自己照顧病人 醫院仍收每天800元看護費
【2009/07/04 地方中心/南投報導】
南投傳出醫院強收看護費的事件。一名82歲陳姓老婦人今年3月住進署立南投醫院呼吸照護病房,家屬無力負擔每天800元的看護費用,於是他們自行照顧,沒想到醫院仍然向家屬強收每個月2萬4000元的看護費,讓家屬痛罵醫院根本是搶劫。
戴著口罩、穿上隔離衣的看護定時到呼吸照護病房,小心翼翼幫病人翻身然後拍背,每天固定做這些工作,看護駕輕就熟。但現在卻傳出有家屬因為負擔不起一天800元的看護費用,自己照顧病人,但醫院還是強制費用。
陳姓老婦人的家屬表示,「看護只是拍背換、尿布、擦澡和灌食而已,這個我們一般都可以做的嘛,可是她竟然跟我們講說,『抽痰什麼你們會用嗎?抽痰是護士的事情!』」家屬不滿拍背和擦澡這些看護做的工作,他們都可以自己做,但醫院卻照收看護費,根本就是在搶錢。
署立南投醫院提出澄清,呼吸照護病房的病人都是氣切插管容易感染,需要專業的照護。副院長賴慧貞表示,「預防感染還有翻身呼吸器不要脫離,這些照顧上面都要特別小心,所以幾乎全國所有的醫院,都是醫院自己聘看護工訓練。」
院方強調收費標準一切合理,不過,因為看護費不屬於健保管轄範圍,不少醫院開立各種名目收費,因此常傳出爭議,但家屬為了病人往往只能忍氣吞聲。(新聞來源:東森新聞記者魏宏卿)


看護居家看護醫院看護看護中心看護居家看護醫院看護看護中心>>>參考網站